百乐宫网站 > 艺术陶瓷 >

四川籍书画艺术家冯沫:笔散墨酣犹堪赏

作者:admin时间:2019-05-02 10:02

  冯沫,号散人。1969年生,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四川分会会员,成都市美术家协会会员,景德镇市新大博信陶瓷艺术中心艺术总监,师从世界彩墨画大师李野林先生和著名花鸟画家秦天柱先生,书法师从蜀中名家王康宁先生。

  冯沫,号散人。1969年生,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四川分会会员,成都市美术家协会会员,景德镇市新大博信陶瓷艺术中心艺术总监,师从世界彩墨画大师李野林先生和著名花鸟画家秦天柱先生,书法师从蜀中名家王康宁先生。

  词典有云:散人者,散诞之人也。冯沫自号散人,意散、心散、笔散。当然,也不要以为他有多散,在绘事上他好像格外地清清醒醒明明白白。三十而立时他已在工笔绘画上多有斩获,一本由出版社出版的《国画导学范本》与多家艺术中心的签约,早早地就确立了他在工笔绘画这个天地中的位置与成绩。四十不惑时他决然告别了工笔绘画,一心转向于写意画,而为了画好写意,他竟脚踏实地从习书入手,一晃又是十年。

  十年磨一剑,长锋兼毫,蛮纸素绢,他以为,习书才是一种抵达传统中国画本源的寻真,探索的才是艺术表达的根本。无论魏晋、唐风、二王、苏黄、张旭米芾在经年不舍的浸润熬炼与研习中,他好像自觉地完成了这种转换。这种从本源入手,本质切入的方法使他回归到笔墨表达的自觉,使他的字有一种以碑为骨,以帖为韵的劲道。

  从来,真正的艺术感觉都是自我的心灵体验,书写更是获得这种艺术亲证的途径。有人认为,“成形结字,得形体不如得笔法,得笔法不如得气象。”冯沫更看重于出古入新,其习书中大致可觉出:他对碑帖中的用笔虽略有深入,却可见出在结构上发力更多,似乎也热心于对当代书风中的追赶与抉择,不时显露出些林散之何应辉们的痕迹。

  不容置喙,他从书法入手,是扎扎实实迈向写意画的一个庄严起步。早在十二世纪初,中国画就从北宋的写实风气偏向了个人情绪的表达。古人云:“意存笔先,画尽意在”,“心意既得形骸忘”,“不从根生从意生”,看重的都是意的表达。写意是中国人与生俱来的本能,它似乎有一种穿越表象、透视本质的力量。这种超越时空的创造,往往被视为中国文化本源的重要特征。冯沫在不惑之年时更看重于艺术的自我表达,这无疑是一个跃越。

  于是,他画的竹老篁新绿,在扶摇直上,左伸右连中,那伴着篆籀气象的用笔,暗蓄着屈铁劲发的势头,常以一种强悍的生命力直扑面门,予人“一节复一节,千枝攒万叶;我自不开花,免撩蜂与蝶”的豪情。他画的牡丹自诩无心于富贵,那出枝写叶的章法也挟着行草用笔的残意,在畅达中似乎留下飒飒晨风,爽爽地挑逗枝头的春意。

  他笔下的古松蕙草、青藤老树、槛菊溪桐也多有“冷露滴梦破,峭风梳骨寒”的韵致。其用笔或拙如篆隶点厾劲健,或状如奔蛇走虺曲折纵横,在笔散墨酣中常引发出一种情绪的流动和心境的深度。真正的绘画最重要的是画中有我,它描绘书写的当然就是自己的生命状态。画中的那个“我”,当然会记叙下他的思绪寄托、情感观照与念想延续。中国古代的“心性说”就强调着主体的这种能动,认为笔性即我性。佛法也认为:万法唯心,心是本源。中国画是心画,画为心声,因心造境,从他的画中,常能见出这种努力。

  从他的画中,亦不时能让人看到一些思维的“毛边”,那未经打磨过的直切,时常把人生的感触借助于图像化为一种真情的倾诉。那解衣而命管,噙香而琢句,借“意”还魂的机趣与寄寓彼时的禅境,多予人随顺天性,从享后素的意外启示。

  他下笔肯定,毫无滞腻,多有一种随意生发,放笔直取的意蕴。也许,没有哪种绘画比中国画更强调线条,所谓的“骨法用笔”“气韵生动”指的都是用笔的灵性和力度,“书画同源”常被看作是中国画的灵魂。

  在线的状物与表达中,它不止于蕴含着的律动之美,它还潜藏着学养闸发及笔下的温情与激情。这种倚重于用笔的肯棨处,看重的就是情感阐发出的线条精神。王冕墨写梅花,“不要人夸颜色好,只留清气在人间”;苦瓜和尚作画恣肆洒脱,也源自他“法无定相,气概成章”的艺术主张;刘勰在《文心雕龙》说:“练于骨者,析辞必精;深乎风者,述情必显。捶字坚而难移,结响凝而不滞,此风骨之力也。”虽然指说的是作文,其实也是书作画作应有的美学特征。

  冯沫从心底似乎更崇尚着用笔的硬功夫,着意于画纸上浓墨焦墨的点厾与行走。这种点厾与行走可能笔笔见性,也可能将你的差池滑腻犹疑暴露无遗,这是来不得半点虚假的,它必不可少的就是一种从里到外的笔墨真诚。据此,是不是可以说:他选择了一条艰难的路程。而在多年的笔墨实践中,冯沫应该是得其三昧的,从他的画作中不难见出这种端倪。

  有人总瞩意于笔墨的不经意与失控,把它誉为神来之笔,他却将笔墨牢牢地掌控在手中。十年磨一剑,他磨的也许就是这种掌控力。有人着迷于在宣纸上放纵心性的挥舞,有人得意于慷慨激越间的泼洒,其实,并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去玩天马行空的。对于笔头这个工具,假如你不能控制,你可能还不敌一个匠人?我从来以为,那些误人误己的反控制的高调,不愿捡懒的人都不要过于相信。

  当今艺坛,人人都可以理直气壮地进行自己的艺术探索,他似乎永远处于一个进行式中而令人不可估量。其实,每一个成功者都像一个苦行僧,正如《周易》中“雷风恒”之卦象。恒就是恒心,就是耐力,得此卦者,须立身正道,持续努力,方能抵达。所以,今天来定义冯沫尚为时太早。我们却可以以水墨的名义,寄予他最沉重的托付与最美好的祝愿。梅花香自苦寒来,宝剑锋自磨励出。虽是老话,却是至理。我相信,他的下一个十年将更精彩。(作者 罗缋沅)

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凤凰网无关。提供该页内容是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我们不对其科学性、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。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,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,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江西频道不承担连带责任。如有问题请联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