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乐宫网站 > 艺术陶瓷 >

如果近现代书画是姚明近现代陶瓷就是武大郎(组

作者:admin时间:2019-05-02 10:03

  近日,中国工艺美术大师、景德镇陶瓷学院教授李菊生来广州讲课,羊城晚报记者就近现代当代艺术陶瓷的艺术价值等话题,特地采访了他。

  羊城晚报:最近几年,当代艺术陶瓷的价格上涨非常迅猛,特别是景德镇一些名家的作品,价格有的一年能翻十多倍。

  李菊生:这是艺术陶瓷千年难逢的发展机遇,被积压了千年的陶瓷创作空间,现在终于大爆炸了,艺术陶瓷才迎来了有史以来最鼎盛的时期。

  景德镇瓷器的繁荣,有着历史的相似性。宋朝的时候为避战乱,北方五大官窑的工匠全部来到景德镇,现在的景德镇,再次出现了“工匠八方来、器成天下走”的盛况,景德镇理所当然是现代瓷业的罗马。

  李菊生:如果说近现代书画是姚明,那么近现代陶瓷就是武大郎。现在很多近现代书画的价格随随便便就过亿元,但一件瓷器一过百万元马上就有人质疑是不是有水分,这就是现代人对陶瓷的世俗偏见。长期以来,现当代艺术陶瓷,已经被日用瓷所湮没,艺术性已经给掩盖了。

  李菊生:未来陶瓷的前景,我不敢说超越字画,但肯定超越现在,可能比肩书画。一来受材质所限,陶瓷才能流传千古;二来陶瓷数量,特别是精品的数量,比字画要少得多;三来陶瓷是集绘画、书法、线条、色彩、造型等所有文化元素于一体,文化价值肯定更高。虽然现在价格还较低,但我相信只是时间问题,只要有一两个亿万富豪进入这个市场并发现了当代陶瓷的魅力,这个市场很快就会以几何速度发展起来。但这不是靠炒作,陶瓷的真正价值在于文化。

  羊城晚报:近年来,很多中产阶级也加入了收藏大军,对他们您有什么投资建议?

  李菊生:我的建议是,收藏投资不要盲目,不能只看职称、官衔,现在市场是某某的帽子有多高,作品就收多少钱,其实陶瓷除了材质,最重要的是文化内涵,这才是价值能够恒久的源泉。多学多看,现在还是能够廉价买到好东西的,财富永远属于智者。

  李菊生,中国工艺美术大师、景德镇陶瓷学院教授。他的作品将陶瓷艺术与书画完美地结合。在中国现当代陶瓷拍卖中,李菊生的作品向来都是全场瞩目的焦点,从中国嘉德2008年春开始的现当代大师瓷拍卖专场至今,李菊生的高温颜色釉作品先后有8件拍出了过百万元的高价,其中今年5月中国嘉德拍卖会上,李菊生一件《渭城曲》(高温颜色釉瓷瓶)拍出了322万元的高价。

  几年前,说起当代陶瓷拍卖,那还只是艺术品拍卖市场中一个不为人所关注的角落,而现在,嘉德、保利、匡时等一线拍卖公司,都已经开始着重关注现当代陶瓷。在北京匡时刚刚结束的2011年秋季艺术品拍卖会上,近现代及当代瓷专场在市场回调的背影下仍然取得了3391.7万元的成绩。

  拍卖市场之外,现当代艺术陶瓷也成为民间收藏的新宠,市场成长非常迅速。在赝品满天飞的情况下,现当代艺术陶瓷的保真程度较高,作品整体价位偏低,因而其未来的升值空间被普遍看好。

  在广州,同样拥有一大批现当代艺术陶瓷的忠实拥趸。百藏馆运营总监戴文辉告诉羊城晚报记者:“百藏馆今年9月才进驻友谊,这个月的营业额已经接近100万元了。广州市场很大,消费水平也高,但就是鉴赏水平还跟不上。我们这里最好卖的,是1万元左右的中青年艺术家作品,太贵的作品,很多人都不敢买。我们现在正在做的就是市场培育的工作,等到这一部分藏家慢慢成熟起来,他们就会转而购买大师作品,广州这个市场不可估量。”